24小时新闻关注

我们是否真的经历到了时间的流逝?

时间是物理学界中很容易引起争论的一个话题。某些物理学家,例如朱莉安·巴伯,甚至指出时间本身是不存在的。其他的物理学家,诸如卡洛·罗威利则认为时间是深层量子运动引发的次生现象。还有李·斯莫林秉持“时间是自然界中唯一的基本维度”。由于物理法则需要遵循时间对称率,故而这些争论最终都导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似乎无法令时光倒流?

所有这些理论的建立都基于(也是为了使它变得有意义)我们对时间流逝的主观感受。确实,我们对于时间流逝的思考和体验是如此之深,以至于一些哲学家将其作为一种自证公理。举例来说,写这本杂志,根据苏珊·施内德的“无限的时间体验是矛盾的”,他声称对时间流逝的感受是与生俱来的。

但是我们真的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了吗?我们当然会经历一些与它看起来相似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们认真内省这份体验,那就是我们所说的“流逝”的精确描述吗?

只有在我们经历了过去、现在、未来的情况下,才谈得上经验流逝。但是“过去”在哪里?是除了这以外的其他什么地方吗?你可以指出它在哪吗?当然不能。那些让你拥有“过去”这个想法的是发生在过去的那些记忆。但是这些回忆只能在当下经验到的感觉中才能被称为回忆。在你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哪一个孤立的点是你过去的某件事而非当下的回忆体验。

这同样适用于未来:它在哪?你能否指出它的位置并且说:“这就是未来吗”?显然并不能。我们对于未来的观念是从当下体验到的期待或意象当中升起的,而且总是现在,期待和想象。在你的生命中从来不存在一个过于未来的某件事孤立的点,而是你当下的想象和期待。

但是如果过去和未来并不是真正的在过去和未来中被经验,我们又如何能够经验到时间的流逝?经验到的时间来自何方?向何处去?

我们来拿类似的空间做比喻。设想你突然发现自己坐在一条又长又直的沙漠公路上。向前看,你看见不远处是高山。向后看,是干涸的山谷。这座山和山谷就定位出你的空间位置。但是山、山谷和坐在路边的你,这一切同时存在,这就是当下你的意识世界的一个缩影。

完全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时间:就是现在,你发现你正在读这篇文章。当你读它的时候,你能记起你今天早些时候已经做了什么别的事情(说话,或刷牙)。你还能够想象你接下来将要做什么(说话,躺在床上,刷牙和躺在床上都是在时间前后比较有代表性的动作)。你的“时间空间”就像空间中的山谷和大山一样。他们为你定出了你所在的时间坐标。再说一遍,对于过去的记忆和未来的想象的体验,就像现在你读这篇文章一样,都是当下一瞬间同时存在的意识生活的快照。

问题在于我们分析这些东西的时候,时间已经在流逝了。这样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有失公允的,仅仅是当你坐在路边看见前面的山和后面的山谷,你还会在路上移动的啊。当时你并没有,你仅仅是将与你相关的位置纳入考虑。你没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时间的流逝比你安静地坐在路边空间的流逝更多。

你可能会说,这里的沙漠公路是静止、缺乏动态的,你确实在早些时间刷了牙。有时候界定从彼时到现在的的概念真的是这样的吗?所有支持你相信这件事的就是你真的刷过牙,你现在已经体验到了。你当下一瞬间经历到的就是你对过去全部的拥有。尽管对于先前或接下来的印象仅仅是当下感受的一种记忆或期待。一帧又一帧的流逝只不过是你对自己讲述的一个故事,她是如此的令人难以抗拒,如此扣人心弦,就像她真的是那样一样。神经科学认为这种流动就是认知构建。

有一种思想的经验或许能够提供帮助:设想你能够回到你的过去,回到你正在刷牙的某个早晨。在与之相关的画面中,“现在”就处于你从床上起来的回忆以及穿上衣服去上班的期待之间。但是一旦你真的处于那个节点之上,你将不会经验到任何非连续的片段:向后的回忆你会看到自己从床上起来;向前的想象你会看到自己穿上衣服去上班。历史的磁带会重新上弦,你也不会拥有时间旅行的回忆;否则你就不会有现实的时间旅行。所有的一切都会看起来非常正常,就像现在感觉到的一模一样。所以是谁在说你刚刚没有进行时间旅行?你又是怎么知道时间总是向前走的?

你看,无论时间是向前流逝的还是根本就没有流逝,或者逆流,我们对它的主观感受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样,我们总是会发现自己经历着一个平稳地向过去的回忆以及将来的期待的延展,就像沙漠公路一样。我们会向自己讲述同样的故事,说着正在发生的事。仅仅是一个认知的故事,这个故事说服我们关于时间的向前流逝,尽管这不一定是事实。

对于时间流逝的粗浅经验仅仅是一个幻象。我们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当下的一帧,关于回忆和想象的时间节点,就像山谷和高山的空间节点。别的所有事都是一个故事。对物质和哲学认知的线索是深刻的。确实,时间、经验和自然现实之间的关系与我们所讨论的东西有很大的不同,就像我即将在我的新书《世界之意识》中所要讨论的一样。要提高我们对现实的理解就一定要改进并珍惜关于时间体验的假设。

本期互动

你有没有那一瞬间感到时间不是真实存在的?

相关文章